和吳弟兄有比較多的交通是在海外開展那段期間,因著年年都需回台換發簽證,也就抓住這個機會,到信基大樓和吳弟兄交通。2009年那次的交通最令我印象深刻,我們和吳弟兄提到購置土地並蓋造印度訓練中心的需要,他非但沒有反對,反而扶持這項決定!現在回想起來,吳弟兄真是大膽,當時我們不過才三十出頭歲,在許多事情的考量上未盡周詳,特別外國人在印度置產更是不易。更甚的是,印度聖徒中間的經濟水平,遠趕不上蓋造訓練中心的需要。然而,為著青年人的成全,他願意放手讓我們去闖。他常用信基大樓的蓋造,勉勵我們說,『當時蓋信基大樓的時候,我才四十五歲。我們只想著向銀行融資,卻不要弟兄姊妹奉獻…李弟兄聽了就哈哈大笑,說,還有蓋會所不用奉獻的事!』他每次講起這段話,總是眉飛色舞,我們也在他的鼓勵和扶持之下,從買地到蓋造,直至2012年,印度訓練中心正式落成。

2019年我的服事從新竹轉換到台北,這次的轉換,帶著一些錯綜複雜的感覺和經歷。我和吳弟兄約了交通,心想這次的交通免不了有許多責難,直到見了吳弟兄,他的第一句話竟是,『我年輕的時候,也有和你同樣的經歷。』我裏頭錯綜複雜的感覺隨即得了平復,一份忐忑的心情,心中的大石頭也隨之落地。他總是知道如何給人安慰,如何給人鼓勵,好像一切的事他都經歷過。他的口是張開的,為著我們的益處。他的心卻是寬宏的,為著我們的成全。

保羅在生命上成熟,因此他有寬宏的心,能容納所有的信徒,不論他們的光景如何。(林前十一11)同樣,在吳弟兄嚴肅的外表之下,總是有一個寬宏且柔細的心,確知人的需要,並鼓勵青年人往前!

當我將這些見證和姊妹分享後,她也回憶起2017年的夏季訓練,那年我們一同前往。吳弟兄還是一如往常的在會場入口發放資料袋。姊妹說,『她真是不懂,在人看來,發放名牌是件小事,吳弟兄何必事必躬親?』然而吳弟兄總是在那裏,他能認出每一個人,也能輕易找出難以分辨英文姓名的資料袋。我想他之所以年年都在那裏,是因他以在極微小的事上,服事這份職事,並服事弟兄姊妹為喜樂。

第二天早上,姊妹到了喜瑞都的書報站購買綱要,吳弟兄見到她,便問她認不認識某某姊妹。隨後說到這位姊妹先前赴海外開展,後因生病返回台灣,不久前才剛被主接去。說完這些話之後,他便獨自坐在那裏不發一語。姊妹見證,『當下時間好像停止一般,吳弟兄的傷痛如同失去親人。她能感受吳弟兄裏面悵然若失的感覺,心痛的情形!』吳弟兄就是這樣一位寬宏且柔細的弟兄。一面,大到好像所有人,所有神家的事都在他裏面。另一面,卻也柔細的將許多弟兄姊妹,一位一位都放在他的心上。

吳弟兄在神的全家盡忠信,他服事了我們這一代的人,就睡了。感謝您的服事,且願這樣寬宏柔細的心,也在我們裏面,好叫我們接續這樣的服事,將各人在基督裏成熟的獻上!

永遠懷念  張博勝、張雷嗣汶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3 月 20 日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