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如我,他也顧念,從1992—

全世間訓練第二年(1991年7月-1992 6月)下鄉開展,不定時吳弟兄和林弟兄會來鄉鎮看望學員們,那時我對吳弟兄的最深印象—聚會中常常閉目養神,(我都以為他睡著了),可是輪到他說話的時候卻又字字珠璣,講到重點,我就覺得很稀奇。

1992年結束全時間訓練前,我參加安納翰的夏季訓練。 有一天,散會時突然有個大包包,從後面重重敲打一下我的手提包,我嚇一跳回頭看是吳弟兄,還沒等我說話,他就問”李00,你不全時間你要做什麼?” 我支支吾吾的說自己的夢想和規劃,他聽聽還是鼓勵我能全時間是最上算的。我遮遮掩掩的帶過去,回台灣還是照自己定規的去做,直到1994年才放下職業再次投入加略聖軍。

安納翰的訓練結束後,因為我和另外一位姊妹有其他行程,吳弟兄一大早清晨5點多把我們送到機場一路跟我們有交通,還關心我們接下來的行程。很感動,也很不好意思讓日理萬機的吳弟兄親自服事車輛。

1995年一個國際特會又在走廊遇到吳弟兄,我和他點頭,我想他認識的人那麼多,肯定不記得我了,沒想到叫我 “李00,過來一下!”,就把我叫到旁邊坐著,關心我的婚姻。我是在很訝異吳弟兄超人的記憶,還有他怎麼會知道我的近況呢?

1996到2004蒙憐憫,能有分俄國開展,吳弟兄偶爾會去俄國看望我們與我們有交通,記得有一次吃飯時,我們交通到一位弟兄的情形,其中有提到”錢”。吳弟兄說 “錢很好用啊!” 我當時很訝異 “錢不是萬惡之根? 錢不是瑪門嗎? 錢不是可定罪的嗎?” 吳弟兄說 “錢很好用,看怎麼用?” “印福音單張,印聖經,同工的供給….” “我也想讓自己的家人過好一點的生活”,我聽了這些話就知道弟兄跟家人都是奉獻給主,自願貧窮的,否則以吳弟兄的才幹,一定能夠過物質優渥的生活。

1997年4月台灣有國際特會,那是俄國聖徒第一次來台灣參加特會並訪問召會,我們陪同他們參加特會,順便辦理我們的結婚聚會,一切都很匆忙,感謝當時有些聖徒在台灣已經為我們有安排,有服事。我們在特會期間,拿著結婚聚會要用的詩歌單張邀約吳弟兄(因為沒有列印邀請單,就用聚會的詩歌單張邀約,也是為減少花費)。口頭邀約時,吳弟兄說 “我一定要去的,李00像是我女兒一樣”,可是當他看到日期5月4號,他就說真是很抱歉,那天他已經有安排,但之後一定要去找他。因為國際特會結束,各國聖徒都在台灣訪問還有一些交通,所以吳弟兄是走不開的。

結婚聚會後,各國訪問團都離開了,我們要回俄國之前,就去找吳弟兄交通。他關心我們之外,我也問他許多問題。我說 “吳弟兄,您日理萬機,總會遇到一些不開心的事,怎麼辦呢?” 其實我心裡暗想,他應該會回答我: 禱告,讀經。可是他卻微笑拍一下後面的檯子,檯子上有一個玩具大猩猩就開始拍手發出笑聲或是歌聲。 他說”自己找開心的事啊!” 我覺得,吳弟兄好單純喔,怎麼一個玩具就能叫他開心呢? 我們也關心他的身體,他就拉開抽屜,給我們看一些瓶瓶罐罐。看了,只能呼求主,沒有話可說了,弟兄真是拚上全人,服事主,服事眾召會,眾聖徒。我又問 “吳弟兄常辦大會,會不會怕失敗呢?”,他說”就不能失敗啊!” 我又說”萬一失敗呢?” 他說”就是不能失敗啊!” 然後露出了一貫的笑容說 “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 No Problem!”

1998回台待產,1999年我帶2個月的老大要回去俄國,剛好吳弟兄跟林弟兄也是那個時間點要去看望俄國開展的聖徒,我就跟著他們一起去。吳弟兄不時會關心,照顧。飛行途中也會從頭等艙到經濟艙來關心還好嗎? 在俄國8年期間,每一年回台灣都會和吳弟兄有交通。感謝主

2004回到台灣,當時孩子是1,3,5歲。我們在一個爭戰中的會所,其中的過程是很不容易的。 2006年我實在受不了,感覺真的很苦,只好打電話給吳弟兄。之後,覺得很虧欠,好像越過了一些交通。不過,當時的處境對用幼嫩的我,實在是一個很沉重難擔的擔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似乎絕路了。沒想到一聽到吳弟兄的聲音,原先想好要說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就一直哭,一直哭,完全說不出話。吳弟兄跟我說話,我也沒有辦法回應。他就說”你和弟兄現在立刻到一會所來”。我說”好”。把孩子安排好,就跟弟兄一起去一會所了。看到吳弟兄,心情安穩許多,就能平心靜氣好好的交通,我的弟兄也能把一些事情,跟吳弟兄有交通。….於是在同工調動時,我們就到了**召會。要去以前,我還問吳弟兄,你確認我們可以嗎? 吳弟兄又是一貫的笑容和爽朗”沒有問題的””*然 沒有問題”。

2012年二女兒被錄取代表台灣參加”亞太資優高峰會議”在杜拜。(台灣有13個國小生被選上參加此會議)。雖然有補助款項,可是自費部分,對我們仍是沉重的。很巧,就在那時候,有機會碰到吳弟兄,我跟她分享開心的事,也告訴他我憂心的事。吳弟兄說”要跟當地召會交通”,我說”這不好吧!” 他說”是可以交通的,如果不行再來找我,我來想辦法。””難得有同工的孩子這麼優秀,要扶持”。我聽了感動好久,後來我沒有再找吳弟兄,主有預備。

2016年6月一場結婚聚會,我們看到吳弟兄,趕快帶孩子們和吳弟兄聊聊,吳弟兄很開心跟孩子們寒暄認識聊天。我那傻大姊女兒居然跟吳弟兄說”以後我結婚聚會你也要來參加喔!” 吳弟兄開心的哈哈笑說”好,好,好,我會參加你的結婚聚會。”

往後,在特會或是相調大會遇到吳弟兄,只要沒有很多人圍著他,我都會過去打個招呼或是遠遠揮手。知道弟兄很需要代禱,他的身體狀況是為難的,但是卻又常叫基督在他身上顯大。

最後一次看到他是2019秋季壯年班的畢業聚會,很多人圍繞著他,我就沒有過去了~

知道消息時,一直忍住眼淚,告訴自己,要為吳弟兄喜樂,因為他息了地上的勞苦,不在受縛,不再苦。他正在享受主人的快樂。

阿們,弟兄愛主,傾倒自己成為奠祭澆奠在基督和眾召會,是我的榜樣。激勵我更愛主,繼續奔跑屬天賽程,吳弟兄跑完自己的路程,求主賜我長久忠誠,繼續這賽程,直到主來。阿們,主耶穌感謝你,把弟兄當作恩賜,賜給召會。成為榜樣,成為馨香的見證。願感動弟兄的靈加倍感動我們,使我們盡忠信,聯於你,活你,關心你在地的權益,預備迎見你。

願主安慰家人,一同親密配搭的同工們,眾召會,眾聖徒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3 月 11 日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