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太快了,週二還去診所向吳弟兄申請事情,還交通到他要作小手術後飛美聚會,怎知週四早晴天霹靂…..

有人說吳弟兄的特點是大,書房,台北市教會,亞洲眾召會,職事站…;他廣收人才,與時俱進,在個人數位助理成立之初奠立書房電子產品部門…。在汶川大地震,接送他去機場時,同車好像有他姊妹及弟弟,吳弟兄為活絡氣氛,還學四川話講了一笑話…;我地上師傅面臨一些召會中的困境,也是吳弟兄一句話沒問題,使他待了下來。

無論是為同事女兒的婚姻趕回來,或認真在工作上的執著,吳弟兄活出了李弟兄臨走所說的犠牲。

時為高中時舉家遷北,少不更事,見前面弟兄服事大專生,私下敬稱其為八十萬禁軍總教頭,及長看到吳、林二位弟兄騎個偉士牌從三會所離開,才知他們是總服事者。一次,不知何機會等著配搭服事,但要等長老聚會先結束,聽見吳弟兄爽朗聲音,讓我們在旁等待,見習事奉交通。

也記得在沒手機的年代,書房一次疏失,導致我們夫妻飛機沒搭上,結果去美,吳弟兄分配給的房間竟然是有按摩浴缸的。

我的配搭應該會寫林口國際特會時,吳弟兄半夜去會場陪他徹夜看工人搭鷹架,清晨5點向他告別說要去機場接機。

特雖他為領頭弟兄,但是是可讓小子在他面前哭著述說自己軟弱的情形,聽他再述說他自己身體從死而活的經歷。

在疫情高漲的時候,主把寶貝偷去了,在地上此時好像無法得著合適的見證,但確應驗了經上的話『似乎不為人所知,確是人所共知的;似乎在死,看哪!我們卻活著』。祂的手符合祂自隱的性情。為著祂賜下這時代的見證感謝祂。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3 月 13 日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