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期在大學剛得救時,每逢參加大專寒暑假特會、訓練,常常可以見到吳弟兄,但因他從未對大專訓練有過話語服事,所以完全不認識他,只知他好像是清潔總管之類的事務服事者。但每次李弟兄來台或有聚會或有訓練,也總是可以看到他跟在前前後後,加上他外表看起來總是很嚴肅,所以遇到總是避而遠之, 這算是我這小弟兄最初對吳弟兄的印象。

後來在青職階段,約在2000年時,為著本地二處召會的服事,在光弘弟兄、竹市董弟兄帶領陪同下,與王仁越弟兄曾到台北總執事室與吳弟兄、林鴻弟兄有交通。那時我們訴說在當地的難處與光景,一方面吳弟兄似乎是作決定的人,但另一面他總是會問問林弟兄的感覺,也很謙和問問弟兄們的感覺,最後斷案也很果決。會後還請我們幾位弟兄們去外面餐廳愛筵,舒緩我們緊繃受壓的情緒,前後有二次,算是與弟兄有較為親近的接觸。這次給我的第二層印象,吳弟兄非常倚靠肢體,不堅持自己主張,與林弟兄在配搭上完全一致,旣摸著地方召會的實際情形,又有從神來的感覺,似乎是羔羊又是獅子。

後來在2010年3月在當地正式指認長老的公開聚會裏,吳弟兄還偕同林鴻弟兄一同前來扶持,在他的說話裏可以知道他對10年前在本地的往事還記得十分清晰。 後來同年十一月,在竹苖大區同工、負責弟兄交通後,吳弟兄向我走來,我禮貌性的先向他問安,他突然問我叫什麼名字,我想他果然不記得我了,所以很客氣的報出我的名字,想不然,他卻說:「啊!你是曹xx唷!」原來名字他是記得的,但與人對不上,他也很尷尬的觧釋,因為你頭髮都不見了…吳弟兄對人的關切以及平易近人,是給我的第三層印象。

後來還有幾次, 也是竹苗區的同工長老聚會他來參加 ,會後也都會私下關心 ,我們在地方上召會的情形以及長老們與同工的配搭光景。

吳弟兄愛召會愛聖徒的榜樣 ,永遠存在我們的心裡!

(竹北市召會 曹顯榮弟兄)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3 月 11 日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