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得救1992年參訓的我,第一次聽到“吳有成”弟兄的大名,是在全時間訓練時。那陣子主的恢復開展到俄國(第四期全時間訓練還特別為此安排了一門俄文課,延聘俄文老師、助教來教學員),某天趙連珍弟兄就順口跟我們分享了一群弟兄們飛到俄國展覽的盛況:“12位弟兄在台上有次有序的排開,吳有成弟兄往中間一站,大夥兒引吭高歌,那氣勢……”全部學員立刻哄堂大笑。好像除了我,大家都認識吳有成弟兄。

訓練一年後下鄉開展(1993夏),我來到高雄縣梓官鄉,吳有成弟兄不時來看望全時間開展隊。有一次他召聚我們,一再強調我們在鄉鎮召會就是要傳福音、要接觸人,絕對不能守成安逸。“傳福音的方式很多!就算去賣西瓜,你也可以接觸人傳福音!”在吳弟兄生動活潑的傳輸中我雖然聽得目瞪口呆,但立刻就能領會主耶穌深願將自己湧流到人群中的那種迫切負擔。

1994年的年初寒假期間,我和數百位聖徒參加了新春華語特會,那是我第一次去美國,處處覺得新鮮。這時又看見吳弟兄和書房的服事者在我們訪問教會期間和特會期間一再地服事我們。數百位聖徒的住宿、三餐、集合、出發、往來……現在想起來,才發現其實是很繁重的服事。偶有聖徒在集合時遲到幾分鐘,記得吳弟兄非常誠摯、沉重的告訴我們:“若是你沒有操練準時,沒有操練真、準、緊,該蒙的恩,你就沒有蒙到!”我當下就像上了新的一課:原來一切的要求,都是讓我們更加蒙恩!

1995年我想參加夏季訓練,須至“美國在台協會”辦理個人赴美簽證。那時候辦簽證若未遭到高度懷疑好像顯得把關者不盡責似的,我的回答很明顯的讓對方不滿,簽證遭拒。沮喪之餘找吳弟兄求救,他叫我別急,建議我幾週後再試一次。再次申請要面試的當天還親自把我的表格看過,在幾處簽上不知道代表什麼涵義的二個英文字母。我就這樣帶著弟兄的祝福與“通關密語”,順利地拿到了赴美簽證,享受了“沉醉在祂愛裡”的“雅歌結晶讀經”,並於夏訓後訪問西雅圖召會。

是不是因為這樣,想到吳弟兄,總令人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心安?

1997年5月利用婚假參加在加州安那翰的國殤節特會,要返台前一位弟兄把我們幾位聖徒載到吳弟兄在美國的家(很虧欠,年紀大了,記憶也有點模糊了,是不是吳弟兄在美國的家,其實不甚確定),稍後就由吳弟兄載我們到機場。就在開往機場之前發生了一件小插曲,讓所有的人從緊張變成爆笑,事隔20多年,至今回想起仍讓我拍案叫絕。

是不是因為這樣,想到吳弟兄,總令人莫名感到說不出的喜樂?

想念你,吳弟兄。希望每想到你,都能告訴自己:要像吳弟兄那樣為主竭力擺上喔!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3 月 11 日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