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親愛的吳有成兄長,已於今(3/5)清晨3:20,在榮總被主接去,謹敬告諸兄長知悉。」看到這信息我真的不知所以了,過了許久我才緩過神來,再看一遍以確認這是真的!主啊,你偷走了我們的好弟兄!一位忠信的僕人!一個大寶貝!

二○一五年六月中旬的一天,我姊妹剛剛作完化療回到家,有弟兄打來電話說吳有成弟兄已經乘坐動車來青島了,專程來看陳靜姊妹和家人。看到動車到達青島站的時間就要到了,我就到出站口接吳弟兄。

我站在出口處注視著出站的旅客,一波一波的旅客從我的眼前過去了,沒見到吳弟兄。出來的人越來越少,越來越少,直到最後已經沒有出來的旅客了,還是沒有看見吳弟兄。又過了幾分鐘時間,我看見廊道裏有一位穿著白色短袖T恤的人,手扶著一個行李箱,搖搖晃晃地正向著出口走來。走的很慢,步履蹣跚,好像隨時就要倒下去的樣子。主啊!就是親愛的吳弟兄,我即刻上前接應他。

來到家裏見到我的姊妹陳靜和岳父、岳母,坐下交通就開始了。吳弟兄似乎知道我姊妹的心思,講到了他自己靠著神的恩典與疾病爭戰的經歷。他沒有教導的話語,沒有規條的說教,沒有掩飾自己身體的時常軟弱。我們知道他的身體狀況,讓他先休息一會兒,他說沒問題,坐著說話就是休息了!話語中滿了鼓勵,激勵和安慰。我和姊妹原本對疾病的恐懼和無望漸漸地就輕淡了,靈裏也燃起了新盼望的熱火。

他像爸爸那樣穩如泰山,胸懷寬廣,像乳母一般柔細關愛,體貼入微。他是牧人,是羊願意擁擠他、依偎他的好牧人。其實,吳弟兄來了,他就是不說話對我們已是極大的安慰。想想他拖著這樣的病體,看著他大把大把的吃藥,藥物的副作用帶來的無以言表的痛苦,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但從他的表情和言語上,你一點都看不到、也聽不出來。他說只有信靠神,仰望神,靠著神的恩典帶過來。他是靠神活著的。

後來才知道吳弟兄這一趟是先陪一位聖徒到天津瞭解換腎的事情,然後到青島看我們,再回到天津,再轉香港參加相調聚會,再由香港返回臺灣。就是這一次從香港回臺灣時,在桃園機場出來的時,暈倒在地上造成骨折。

他的行程何止這些。常常會聽到他今天在亞洲,明天就到了美洲。

「但那誠實愛主的人,禍福都不問,就是他們寶貴心血,也願為主舍;求主給我這樣心志,赤忠忘生死。」(詩349)

吳弟兄就是一位誠實愛主的人,是主揀選的精明管家。神興起他牧養了眾召會,安慰了眾多的弟兄姊妹,他顧了許多人,惟獨不顧他自己。他的腳蹤遍佈亞洲、歐洲、澳、北美洲、…。眾召會哪裏有需要,他的身影就出現在那裏。似乎在他沒有難成的事!在他沒有難忘的事。

2020年1月7日我接到了他打來的電話,話語很少,通話時間很短,但我能感覺到他對我的關心、掛念、鼓勵、勉勵和安慰。沒想到這是最後一次通話!

親愛的吳弟兄,你是我的榜樣!激勵我也衷心事主!吳弟兄,您累了,睡吧!到主那裏去,與主同在,好的無比!主會紀念您的家人!主會祝福眾召會!

永東懷念敬筆2020年3月14日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3 月 16 日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