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象中,吳弟兄是一位日理萬機的前面弟兄,與我這個在召會生活中平凡的弟兄應該沒有太多的交集。然一聽聞弟兄已安息,我心中感到不捨和想念。

我在學生時代就偶爾會看到弟兄的身影,尤其是召會中大型聚會的時候。在2000年8月,我進到台北市三會所全時間訓練中心受訓,當時的主訓者就是吳弟兄。

而後分配開展隊時,到了第一開展隊,到了一會所開展,當時開展教師是吳弟兄,這二年也與弟兄有較頻繁的接觸。弟兄異常忙碌,服事及聚會很多,弟兄龐大的身軀、疲憊的神態、聚會中經常會打盹,雖然如此,弟兄外面的火熱服事,可以看出弟兄裡面源源不絕神的大能。

有一次吳弟兄和我們分享一段經歷。早年李常受弟兄回到台灣,有一次在一會所坐會所的椅子。一坐發覺椅子太高了,就跟吳弟兄提了一下。當天晚上,吳弟兄就找一位年輕弟兄配搭,使用切割機,一個晚上把會所幾百張鐵椅的四腳都割短,適合聚會聖徒使用。這是一件生活的小事,但也看出吳弟兄在服事上拼命的態度,作事有結果。相信這個態度也使李弟兄對吳弟兄有相當的信任。

有一次,我和二位姊妹這一小開展隊,要回一會所,吳弟兄順路載我們,我就坐在弟兄旁邊,也順便跟他請教問題。我的問題是召會中這麼多重要服事在吳弟兄身上,是如何產生的?吳弟兄最後一個總結,就是召會中不重地位,看重生命。這說出弟兄服事主,在神面前有一個非常乾淨的心。

全時間第二年,赴美移地訓練,弟兄到訓練中心跟學員們做簡報。共分成三隊行動,各隊有40天不同的行程和地點。弟兄一一講解,地名行程全記在腦中,鉅細靡遺真的令人佩服。弟兄身體龐大,卻行事細膩,待人溫和,愛弟兄姊妹。甚至後來到了冬季訓練,吳弟兄還親自在房間等待,等各房弟兄姊妹來領便當。

2002年6月,我從訓練中心結訓,畢業聚會一結束,召會招待學員們到一家不錯的餐廳用餐。吳弟兄一走過來,就大聲喊我的名字”孫鳳岐”,滿臉笑容,而我這小弟兄對於吳弟兄這麼熱情,自然覺得受寵若驚。

結訓之後,自然就少有機會與吳弟兄一同聚會。在大型聚會中,仍會常看到吳弟兄龐大的身軀、忙碌的身影。

對於弟兄的安息,心裡不自覺的很想念,主把弟兄偷去了,感謝主,弟兄在今世、來世及永世,是有福的。
孫鳳岐弟兄
主後2020.3.13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3 月 18 日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