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這樣稱呼吳弟兄的人應該不多,我,何等有幸…

認識吳爸爸是因我的二姑在台灣福音書房服事。我弟小時候不懂事,寒暑假跟舉榮在一起時,兩個人會拿著寶劍在一會所奔跑,玩書房的電腦,讓書房的弟兄姊妹們對他們倆個是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我當時跟吳爸爸並沒有特別的互動,對他的印象就是一位在書房服事的伯伯。

直到我國中去新加坡讀書時才開始有機會跟吳爸爸有接觸。當時因新加坡召會遇到風波,各地的同工們常來扶持並加強主在新加坡的見證,特別是台灣的同工們,而我們家每次都會接待到同工弟兄們,當然也有機會接待到吳爸爸。每次吳爸爸住我們家時他總會關心問候家中的每一位,從大到小。印象中我最喜歡聽他眉飛色舞地說他當運動員比賽或教書時的趣事,每次都聽得津津有味。記得我高中畢業即將前往美國讀書時,吳爸爸送我一本新約恢復本聖經含註解,裡面有他用毛筆寫給我的主的話,這幾天再看看他的字跡,甚是想念他…

有一次不曉得他怎麼知道我和媽媽弟弟要從美國回台灣的事,正在想可以請誰送我們去機場,吳爸爸就說他可以,我心想不好吧,怎麼好意思,找個大專生送我們就好,可是他很堅持,我們說不過他,就坐上他的黃色VOLVO。沒想到車子才剛上Freeway,坐在後座的我就發現吳爸爸眼睛瞇成一條線,我超怕他睡著的,就趕快和他聊天,幫他提神。我心裡很擔心,等下回程怎麼辦?車上沒有人陪他說話,但他跟我們說: 沒有問題!在他身上我看見抓住機會服事聖徒的榜樣,即便再累,都寶貝和聖徒們的相聚和交通。

我成家之後回到台灣要遇到吳爸爸就得等到有大會或書展了。剛開始我還會天真地跑去和他聊天、關心他的身體,但後來因為看到他的時候他都很忙,也不好意思耽誤他的時間,所以就只有遠遠的跟他揮手微笑打招呼,他也會跟我點點頭表示他看到了。吳爸爸再次來到我家時,已不是因為被接待,而是來看望我年紀老邁的阿嬤。謝謝吳爸爸,您再忙、再累,都記念著我在病痛中的家人,連她在地上的最後一場聚會,您也全力扶持著我們!

今年初我弟兄和我提到過年的時候要找機會去看看吳爸爸,我就和他約了時間,是在他某天洗完腎的下午。我本來擔心他這樣會太累,但他說睡幾個小時就可以,所以快到一會所時我撥個電話給他說我快到了。那個原本聽起來是在休息的聲音,立刻變得滿有精神。那天我們一家和他、吳媽媽、還有舉榮和他姊妹坐在他家的客廳,喜樂的交通著彼此的近況,回家前我們一起大合照,我還自告奮勇地說我來用自拍,吳爸爸也樂得笑呵呵。那天最令我們印象深刻的是在結束的禱告時,吳爸爸為我們的孩子提名禱告祝福。我們那天只有說過孩子的名字一次,但他都記在心裡。記得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跟我弟兄說: 好久沒這樣跟吳爸爸聊天了,真好,改天記得拿乳液給他擦,我看他腳皮膚乾乾的… 沒想到,沒有機會了…

當天早上收到消息,我一直不敢相信,心裡也很難過,覺得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我還沒有準備好… 但當我回到靈裡時,我知道,是主!是主要他休息,是主要他到祂身邊。親愛的吳爸爸,我們愛您,我們懷念您!謝謝您留給我們的,是最好愛主服事主的榜樣!我們一定會緊緊跟隨您的榜樣,一生活在這份職事裡,以和平的聯索,竭力保守那靈的一!吳爸爸,我們那日再相見!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最後修改日期: 2020 年 3 月 13 日

作者

留言

撰寫回覆或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